恒行娱乐:妖怪旅馆营业中-迷路的座敷童子

恒行娱乐 恒行娱乐 浏览

恒行娱乐:厨房内满溢著香甜的气味。 「煮红豆散发出的甘甜味真令人难以抗拒呢!」 「只要有这个红豆馅,要做出任何红豆类的点心或料理都没问题啰。」 站在一旁的银次先生喃喃自语著:「

  厨房内满溢著香甜的气味。

    「煮红豆散发出的甘甜味真令人难以抗拒呢!」

    「只要有这个红豆馅,要做出任何红豆类的点心或料理都没问题啰。」

    站在一旁的银次先生喃喃自语著:「要做些什么好呢?」

    化身为青年外型,身穿和服并绑著束袖带的他,手抵著下巴思考了一会儿。

    夕颜的客人渐渐增加了。话虽如此,距离高朋满座还很遥远。

    我心想消沉也没用,正与银次先生一起构思能更有效吸引妖怪的甜点。

    「再怎么说,煮得甜甜的红豆都是妖怪的最爱,不管做成什么点心或料理应该都很受欢迎……不过说到红豆馅点心,银天街已经有卖星枝麻糬,现在的商机应该在凉点或冰品吧,毕竟接下来天气要转热了。」

    「原来如此,的确是呢。」

    看来不论是人是妖,一到夏天就想吃清凉消暑的点心。

    而妖怪又格外热爱甜点,因此为夏日菜单添加新的甜品可说是必要的课题。

    「既然这样,加上水羊羹跟红豆麻糬凉汤如何?」

    「啊,这点子不错呢,我也喜欢红豆麻糬凉汤。再来呢……馅蜜(注9:将寒天、蜜红豆、水果、白玉汤圆、冰淇淋等装成盘,吃的时候淋上黑糖蜜,是日本夏季的代表甜点。)也不错吧。以前我去现世时曾吃过馅蜜圣代,实在是一绝。隐世虽然也有卖馅蜜,不过加了霜淇淋的似乎不是那么广为人知。」

    「哇~那馅蜜圣代似乎不错,里头的寒天冻吃起来很清凉,还加了水果与求肥(注10:以汤圆粉、水、砂糖或麦芽糖揉制而成的日式甜点,口感类似麻糬,常用来当大福、雪莓娘的外皮。)。而且,我最喜欢红豆馅搭配鲜奶油或冰淇淋的组合了,简直是我心中的黄金拍档。」

    那是东方与西方的代表性甜点,跨越海洋邂逅而交织出的奇迹美味……

    正当我自己陶醉不已时,银次先生突然拍手大喊:「太美妙了!」

    「既然如此,就以这类甜点做主打吧!红豆×霜淇淋,这搭配可行,能引起潮流……」

    什么可行?哪里又能引起潮流?进入工作模式的银次先生火力全开,以有点慑人的气势,拿著不知从哪生出来的笔记本,写著需要的食材与预算。

    不过的确没错,现世已经家喻户晓的红豆×霜淇淋组合,在妖怪的世界还不常见。

    之前我替薄荷僧先生做温泉蛋涮猪肉沙拉时也这样想过,即使两个世界都有各自的食物,但只要搭配组合,就能在隐世创造出新的料理。

    话虽如此,但隐世的妖怪们也纷纷开始关注现世的现代日本所孕育的文化、料理与点心。即使隐世与现世之间有往来上的限制,但也有许多商人购买大量境界石门的通行票,频繁往来于两世,也为隐世传进了一些新料理与点心,在这里经过调整后,又蜕变成全新的进化版。

    我将视线移往摆放众多食材的料理台上。虽然决定制作红豆馅×霜淇淋的点心,但这里没有打发的鲜奶油,也没有做冰淇淋用的液态鲜奶油。牛奶倒是有啦……

    「欸,银次先生,隐世有液态鲜奶油这种东西吗?」

    听我一问,银次先生动了动那对毛茸茸的银色耳朵。

    「……有是有,只不过隐世这里还没有普遍食用的习惯,所以不是随处可见的商品,似乎都是从酪农牧场直接买进的呢。」

    「这样啊……看来有点难弄到手。」

    「不会,没这种事的。客人泡完澡后必来一瓶的天神屋招牌美味牛奶,就是从牛鬼经营的牧场直接进货的,只要跟对方交涉一下,应该也能便宜买进液态鲜奶油吧,我想无须担心。」

    「咦?牛鬼还经营牧场喔!」

    比起液态鲜奶油跟牛奶,我现在更在意的是这点。

    所谓的牛鬼,据祖父所言是拥有牛头鬼身、个性残暴凶猛的一种妖怪,所以实在无法想像他们生产乳制品的模样。

    不过隐世的妖怪们果然各司其职,大家都为了生活而努力工作呢。

    「银次先生帮忙准备的牛奶确实很好喝,这也是那个牛鬼牧场出产的牛奶吗?」

    我拿起放在台面上最里面的家庭号牛奶。

    至今为止好几次用这牛奶入菜,也试喝了很多。

    「对的,这就是客人泡完澡必喝,深获好评的牛奶。品项也很丰富,还有『果实牛奶』与『抹茶牛奶』等。」

    「……没有咖啡牛奶喔。」

    「咖啡这饮品也是尚未在隐世普及的独特商品,只有爱好人士才知道。」

    温泉旅馆竟然没有咖啡牛奶,总令人无法接受,不过果实牛奶应该就是指水果牛奶吧……

    银次先生看我眼睛瞪得圆圆的而轻笑出声,甩了甩银色尾巴。

    「那么,我马上去询问一下牧场那边的人,待会儿回来。」

    「麻烦你了,银次先生。」

    银次先生立刻踩著轻快的脚步回去本馆。

    「那么,我得先搞定这锅红豆才行。」

    我交互打量著差不多放凉的甜煮红豆与眼前的食材,想尝试先做点什么看看。

    凉点……红豆……牛奶……

    脑海突然浮现祖父在我小时候曾做给我吃的一道简单甜点。

    「对了,就做红豆牛奶寒天冻好啦!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放进菜单里,不过也许能做参考。」

    我握拳敲了一下手心,马上开始动手做料理。

    被称为牛奶寒天冻或鲜奶寒天冻的这道甜点做法简单,是在家也能自制的家常点心。最近超商也推出了这类商品,三个大概卖一百五十圆。

    红豆牛奶寒天冻,做法正如其名,是将红豆加入牛奶寒天里搅拌均匀后凝结成冻,真的轻轻松松就能完成。

    在锅子里倒入水与寒天粉后点火,沸腾后转小火让寒天充分溶化。

    等寒天彻底化开之后,倒入牛奶搅拌均匀,再加入甜煮红豆并再次搅拌。要让寒天冻凝固得漂亮的秘诀,在于熄火后将食材稍微放凉到呈现黏稠状时再倒入容器中。这么一来红豆就会均匀散布,不会在凝固时全沉到底下。

    这次我准备了铁制的扁平盒子来做为容器。将寒天倒入其中后,再放到铺满冰柱女冰块的冷藏库里头冰镇。

    「呼……不知道能不能赶在银次先生回来之前完成呢。如果成品味道不错,也想请他尝尝看。」

    我心想,接著就用剩下的红豆做点红豆泥或麻糬红豆汤,开始忙于各种准备步骤。

    此时,我突然听见食堂大门被打开的声响。

    是银次先生回来了吗?那也太快了吧。

    我本来这么以为,但对方没有进厨房或打声招呼。

    听见外头微微响起如铃铛般的「叮铃」声响,觉得奇怪的我踏出厨房查看。

    「哇……」

   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穿可爱蝴蝶图样振袖和服的小女孩,外表看起来约莫十岁,胸前抱著一颗手鞠球站在门口。

    她留著齐浏海的金发造型,眼珠子闪著紫水晶般澄透的紫色,白皙的肌肤就像牛奶一样,樱桃小嘴擦著浓艳的红色。优雅的外型散发出端庄又严肃的气质,跟我至今所见过的所有小孩截然不同。

    她看起来像来自外国,不过在这隐世的居民都是妖怪,大家能幻化成不同容貌和打扮,就算长成这副外国小孩子的模样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 「怎么了?你该不会是迷路了吧?」

    「……」

    小女孩沉默不语,抱著手鞠球直直仰望著我。

    「真伤脑筋呢。既然在天神屋的范围内,那应该是客人吧……」

    我走出别馆来到中庭,东张西望环顾了一圈,看起来并没有像是孩子父母的身影。

    总之,把她带去柜台应该就行了吧。

    正当我手足无措时,留著齐浏海的女孩拉了拉我身上抹茶色和服的袖口。

    「红豆的香味……是煮红豆的甜甜味道……」

    「嗯?你该不会是肚子饿了?」

    「不,只是想吃红豆。」

    她摇了摇头,用宛若银铃般的可爱声音说「只是想吃红豆」。该不会这孩子是被甜煮红豆的香气吸引而走到这里吧?还真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这种话。

    「那你等一下,我正好在做红豆的凉点。还是你只要甜煮红豆就好?」

    「……那我要凉点。」

    在我引领她入座前,她便自动脱下木屐,爬上榻榻米客席,乖乖地跪坐在坐垫上。随后,她把手上的手鞠球当成小沙包般拋著玩。

    每拋一次,手鞠球里头的铃铛便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 「我叫葵,你叫什么名字呢?」

    「……」

    「没听见呢。」

    问了名字却没得到回应的我,急急忙忙回到厨房。

    寒天已经放凉三十分钟了吧。使用冰柱女冰块的冰箱冷却速度很快,应该已经凝固了。

    我将铁制的扁平盒子从冰箱内取出,用木铲压了压表面,感受到弹性便知道已经完美凝固了。我的嘴角不禁往上扬。

    牛奶寒天因为添加了红豆而染上些许的紫红色,四处可见到红豆粒若隐若现的身影。我用切豆腐的方式把寒天冻切成四方形,红豆最多的那一面朝上,并拿妖都切割贩售的清凉扁盘装盘。加了红豆会让切面变得凹凸不平,造型实在称不上简约美观,看起来给人一种「四方形的红豆大福」的感觉。

    「……嗯,不过很好吃。」

    我把切剩的部分捞起来试吃,用砂糖煮透的红豆是唯一的甜味来源,吃起来清爽又有绝佳余味,而浓醇的牛奶风味也跟红豆非常搭。

    这种凹凹凸凸的不规则形状也可以说很有家常甜点的感觉,或者应该说带有令人怀念的纯朴滋味。

    我在寒天冻淋上少许黄豆粉与黑糖蜜,让卖相稍微华丽一点,接著急忙把这端去给少女。

    「……这个是?」

    少女认真端倪著这个新奇的红豆甜点。

    「这是红豆牛奶寒天冻唷,在隐世好像没人会拿牛奶加寒天凝固就是了。吃吃看吧。」

    少女眨了两下眼睛,拿著木汤匙划开寒天冻,舀起来品尝。她脸上的表情虽然没什么太大变化,不过伸手掩上动著的小嘴,又再度直盯著这点心瞧。

    「……我本来以为会类似羊羹……结果不是……不过,跟平常吃的寒天又不太一样。」

    「味、味道怎么样呢?」

    「很美味!」

    她抬头仰望著我,原本白皙的双颊染上一抹淡红,双瞳变得微微水润,像是又惊又喜的样子,令我不禁放心地顺了顺胸口。

    「这是我第一次尝到用牛奶做成的寒天冻点心,朴实又带著淡淡清甜,而且跟红豆非常搭配。」

    刚才话不多的少女现在直率地滔滔不绝,然后,又继续埋头品尝红豆牛奶寒天冻。

    少女身上散发的氛围,似乎也有了些许变化。

    原本给人的感觉是个充满不安又藏著谜团的孩子,现在突然觉得她好似变成一个可靠的大人。只不过,明明顶著端庄典雅的样子却一心一意吃著甜点,果然还是让人觉得有些稚气……

    我举起刚刚拿来的茶壶,将茶倒进杯中,端给那位少女。

    「乳制品跟红豆真是天生绝配呢,不过在隐世这里好像不是那么普遍。像冰淇淋那类的东西,大家好像也不太常吃。」

    我想起以前制作豆腐冰淇淋的回忆。

    虽然这么说,那也称不上正统的冰淇淋就是了。

    「在隐世这里,直到最近才总算开始流行一种『香草』口味的冰淇淋。」

    「哇,你吃过香草冰淇淋?」

    「仅止一次。不过那算是奢侈品,还没有普及于平民……」

    少女轻轻将双眼眯起,果然她身上散发著不知从何而来的成熟气质。

    「在现世,香草冰淇淋一杯大概一百二十圆就能买到了……果然现世与隐世各种东西的普及程度与行情都差很多呢。」

    啜饮著热茶的少女听见我这一番话,马上看我一眼。

    「你……不是隐世的妖怪呢。是人类吗?」

    「嗯嗯。我只是个人类,被鬼从现世带来这里。」

    「……为什么?」

    「为什么喔……这个嘛……说来话长耶,就是我爷爷以前闯下滔天大祸,欠这间天神屋大老板一屁股债,而且没还清债务就去世了,所以由我在这里开食堂,工作替他还债。」

    「……还债?」

    「其实,如果我答应嫁给鬼神大老板,就不用落得在这种地方做生意挣钱的下场啦……但我拒绝这个条件。」

    「为何?为何不嫁给他?说起天神屋的大老板,可是众鬼之中地位显赫,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的鬼神,在整个隐世也是享有盛名的高等大妖怪。听说他身边不乏主动上门提亲的对象呢。还是说,你这么讨厌这里的大老板?」

    少女以质疑的眼神看著我,对我连环轰炸提问。我为她的气势慑服,不禁退缩一步。

    「说讨厌……好像也……」

    我认真地思考一番,自己拒绝的原因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 这个嘛,一部分是对于自己被当成担保品而被迫成婚这件事感到不爽,也因为大老板身上谜团重重,总让人摸不透他的想法;况且从根本说起,光是人鬼殊途就已经问题够多了吧……

    不过想想,这跟「讨厌大老板」好像不太一样,所以我有些语塞。

    不管怎么说,我还是在各方面受到对方许多关照。

    「嗯……不管大老板是地位与名声多么崇高的大妖怪,单方面迫使我当债务的担保品、要我嫁过去,不管是谁都不会乖乖听从吧?」

    「……」

    「对啦,我大概就是不喜欢这种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任人摆布的感觉吧。」

    我对自己做出来的结论深表认同。

    关于大老板的事,我一丁点都不了解,并未信任妖怪到可以就这样成亲的程度。嗯,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 可是……为什么我会跟年纪还小的这位少女讲到这种话题啊?

    连这么小的女孩都认识大老板,看来他还真的是个大名人。

    不清楚少女听完之后有没有被我的理论说服,总之,接下来她再也没提起类似的问题,只是在店里东张西望了一圈,皱起眉头。

    「这里变得真老旧,简直像个仓库啊……」

    少女的说法让我相当讶异。她曾经来过这里?

    「不过看起来带有古民宅的怀旧风情,很棒不是吗?」

    「这里是食堂吗?看起来客人似乎不多。」

    「呵呵,现在还在准备时间。开店时间是在夕阳西下之后,所以店名取为夕颜。」

    「夕颜……」

    她自言自语般地低喃了一声店名。从格子窗穿透而入的午后阳光,映照在她低垂的睫毛上,烙下了影子。

    「虽然时节尚早,不过我正在构思夏天要推出的凉点。这道红豆牛奶寒天冻是试做品。」

    既然这道甜点似乎获得少女的好评,也许有望纳入菜单也说不定。晚点再跟银次先生商量看看吧。

    「……店开在这种地方,客人会上门吗?这里似乎离本馆非常遥远。」

    少女脱口而出的真心话十分刻薄。

    由于她讲得实在太直接了,我讶异地眨了眨眼后,露出为难的苦笑。

    「对呀,从本馆到这里可要走上一大段路,很费力呢。这里的确称不上是客人争相上门的人气食堂。」

    「……」

    「不过,来客数是有一点一点在增加啦。最近天神屋的员工也会光顾,还有好几位客人成了常客,所以我想现在不需要著急,只要能设计出完美的菜单应该没问题。没错……才刚刚起步而已呀!」

    这番自信满满得毫无依据的励志小语,彷佛是在说给自己听一般。

    我紧紧握起拳头。少女大概觉得我很奇怪,用那双紫水晶般的眼睛直视著我。

    「嗯?我脸上沾了什么吗?」

    她摇摇头,拿起放在一旁的手鞠球递给我。

    「这个送你,做为谢礼。那点心真的非常美味。」

    「咦?可以吗?这不是你的玩具吗?」

    我慌张了起来,结果少女缓缓地摇了头,猛然凑近我的脸庞。

    对方应该是小女孩才对,但被她面对面直直凝视著,不知为何让我感到一阵惶恐。

    我的身子像是被五花大绑似地僵直著,连眼睛都不敢眨。

    「我还会来吃的,葵。」

    她的樱桃小嘴勾起微笑,用银铃般的声音呢喃。

    在少女的眼眸深处,我似乎看见闪耀金黄光芒的花朵图样。

    她的话彷佛拥有言灵般(注11:古代日本相信言语中依附著一种超自然的力量,话一说出口,就有成真的能力。)的力量,让我的注意力全移往手鞠球,无意识地接过来。

    当我猛然抬起头时,少女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 「……」

    现在时间是下午,天神屋开店前,宁静的温暖时光。

    在这间无人的店里,飘荡的只有老时钟的指针滴答滴答走著的声响、土墙的气味与甜煮红豆的香甜。

    为什么我感到一阵目眩呢?

    在阳光映照的明亮空气中,飘荡的尘埃看起来就像金粉一般。

    我看了看手上的手鞠球,上头用金色棉线绣著几何图形,简直就像我在那位少女眼中看见的金色花朵图样。

    也像少女一头滑顺如绢丝的金发……

    「葵小姐、葵小姐,生意谈成了!」

    银次先生从本馆回来,猛力拉开店门。

    「牛鬼牧场愿意供应我们液态鲜奶油,这样不论要打成霜状或是做成冰淇淋还是奶油都没问题啰!」

    「……嗯。」

    「咦?葵小姐的反应好冷淡……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?您看起来心不在焉的。」

    见我呆呆愣著,银次先生在我眼前挥挥手,我才总算把意识拉回现实。

    「抱歉,我刚刚彻底放空了。」

    「该不会是迟来的五月病(注12:每年四月是日本入学、就职的季节,新人在新环境中因为无法适应或压力过大所造成的忧郁状态,在五月初的「黄金周」时一口气显现出来,假期结束后仍懒懒散散地不想上班上课,故称为「五月病」。)?」

    「不、不是啦。」

    我急忙否定。看来隐世也知道五月病。

    「刚才有个留著齐浏海的奇妙女孩来到店里,不过一转眼又不见了……」

    「齐浏海的女孩?」

    对方理应是这间天神屋的客人没错,也许是回到父母亲身边了吧。

    银次先生一开始没搞懂是什么情况,但一看见我手中拿著的手鞠球,便挑了一下眉头,似乎是觉得眼熟。

    「也许……您说的那位少女是座敷童子呢。」

    「座敷童子?」

    「是的,她们是一种在隐世也极为神出鬼没的稀有妖怪,会化身为留著齐浏海的少女外型,最喜欢的食物就是红豆饭。」

    「天啊,她们喜欢红豆饭?我做了牛奶寒天的点心给她吃了耶!」

    这么一说,对方的确说过是被红豆香气给吸引过来的。我还觉得她说的话真奇怪,原来是座敷童子啊。看来标准答案应该是红豆饭才对。

    「不,这样也不错吧?既然她把手鞠球送给您,代表她很中意您做的甜点才是……不过,原来是座敷童子呀,这可真幸运呢……座敷童子会保佑生意兴隆,效果可是一等一的好。有她大驾光临,这里一定能繁荣起来!」

    「……唔,胃好痛。」

    银次先生这番话带给我一点压力,不过看了看手鞠球上头的金色图样,总觉得紧绷的心情跟胃痛好像都舒缓许多。

    「连座敷童子都认可的点心,势必得加入菜单内呢。事不宜迟,我也能尝尝看吗?」

    「嗯嗯……那当然。」

    觉得自己还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的我回到了厨房。

    不过,我突然想起一件关于刚才那位少女的事。

    「话说回来,那女孩是留著齐浏海的『金发』耶……原来座敷童子还有金发的喔?」

    说到座敷童子,普遍印象都是留著黑色的齐浏海造型。我心想晚点要跟银次先生查证一下,不过这个太无聊的问题一下子就被我拋诸脑后。

    后来,这道红豆牛奶寒天冻变身成洒满金箔的「金时牛奶寒天冻」,登上店内的菜单。 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cornerst.org/experience/5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