恒行娱乐:天窗还在

恒行娱乐 恒行娱乐 浏览

恒行娱乐:幼年时,家住平屋,就是江南传统的黑瓦白墙,因左邻右舍挡着,屋子里仅开了一扇天窗,抬头,就能看见那扇两掌宽的玻璃窗。 窗子虽小,光明却多。那时候的乡下时常断电,若是白

幼年时,家住平屋,就是江南传统的黑瓦白墙,因左邻右舍挡着,屋子里仅开了一扇天窗,抬头,就能看见那扇两掌宽的玻璃窗。

  窗子虽小,光明却多。那时候的乡下时常断电,若是白日,阳光透过天窗落下,我坐在床边,就能看见一束束纯净的光明,或许也是孩子的眼睛清澈,在光明的深处,还能见着飘若轻羽的尘埃,一粒粒,轻悠悠飞扬着,无忧无虑如遨游的天使,令这个狭窄的屋子也添了生趣,静下心来,似乎整个世界都在熠熠生辉。若是幽夜,月升中天,迷迷糊糊起来的孩子,看着天窗外流淌的月华,幻想起宇宙星辰,似乎也能照见一生的空灵。浮生也是凝于那一瞬了,后来的成长坎坷,人生悲喜,待午夜静下来,回想起那缕幽幽的月华,一切都不曾离去,一切都停留在那时,清澈明净,天窗依然,是他给了我宁静光明的人间岁月。

  屋子拆了,窗子还在。九七年平屋拆了,残砖断瓦里,我脚边踩到了那扇天窗,布满了灰尘,碎裂了条纹,低下头,还能看见自己若隐若现的脸靥。几年后,我坐在小学的教室里,望着玻璃窗外的荡漾春光,不觉流下泪来,窗外的树枝浮绿,河流缓缓,两岸碧草漫漫,小桥风清,我似乎又看见了天窗外的白云悠悠,看见了浮生静好。等到高中,学业苦累,心事茫茫,有一回独自躲在空荡荡的教室,做题时,抬起酸涩的眼眸,遇见那缕透窗而来的日光,日光里还有纯净的尘埃,多么像,幼时的光景啊,多么像,我从不曾离去,一直在家,家就在心灵的最深处,就在天窗的光明里。

  后来,读到《庄子》的“虚室生白、吉祥止止”,心底顿生触动。虚室,当是有日月照明的屋子,装修如何皆无妨,人来人往只是路过,有一扇窗,有天地共襄往来的自然之光。人住在虚室里,眼睛打量着,见天空广广,遇白云苍狗,日月星辰都是生命之灯,若乘物以游心,我们也籍由澹澹的天光,去放飞我们的心灵,去超越那些世俗的烦忧,最终获得生命的一场逍遥游。大约,这就是天窗送我的,礼物。


  心有虚室,浮生吉乐。幼时的平屋雨天漏水,泥地滑人,六月黄梅雨,还有衣箱木柱的霉味,盛夏的午夜,前后的田地又多蚊虫袭击,寒雪日,西北风呼啸,吹飞了黑瓦,惊惧了睡梦。只是,生活的真相却是有悲愁,必有喜乐,有贫穷,亦必有富足。天窗外,你瞧见了吗,也有清秋时落叶悄悄,春深里蛙声处处,盛夏黄昏,推开屋的后门,余晖落落,斜影长长,寒冬的雪停了,风止了,天窗透来雪亮的光,伴我重归温暖的梦境。

  余生,天窗还在,伴我喜,伴我寂寂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cornerst.org/experience/31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